海康保险【迎唐山旅发大会】请您品读曹妃甸的《河豚赋》-曹妃甸报

【迎唐山旅发大会】请您品读曹妃甸的《河豚赋》-曹妃甸报
点击上方“曹妃甸报”可订阅哦!
俗话说“不食河豚不知鱼味,食了河豚百鱼无味”,河豚与刀鱼、鲥鱼并称江中三鲜,自古就是文人雅士餐桌上的“奢侈品”。
古代,苏东坡曾写有一篇《河豚说》,现代在誉为“中国河豚鱼(红鳍东方鲀)之乡”的曹妃甸有一篇《河豚赋》创作于世。小妃有幸读得此赋,并想和大家分享~~
欣赏《河豚赋》之前,小妃还想多说几句,在8月6日-8日旅发大会期间,位于十里海的河豚小镇作为一个会场会对大家开放哦~~在河豚小镇品尝精美的河豚宴,享受不一般的美味~~
河豚

河豚赋
河豚之鱼,以豚为名,盖由其圆腹厚脊酷似肥憨乳猪之故也。斯鱼品类,宇内大凡百种,而中国约略十有其四焉。
河豚,又写作“河鲀”“河豘”,借唐宋诗文之翼木鱼馄饨,而字固名蜚,令“鯸鲐”“鰒蛽”之古称,日渐晦退;然渤海之间俗名“腊头”,吴越之滨别号“青君郎”余泽雅,文人之笔下巧喻“西施乳”等,至今犹口口相传。
河豚之名声大噪,一因其脂肉味美,二因其脏器毒甚,更因其烹治去毒之不易,乃至敢于犯险尝试者之勇气可嘉故也。
曝河豚之毒甚者,自山海经以降,博物、医案、侧史、别录之籍,多所著述。或载:三国时孙仲谋进贡,而曹阿瞒多疑,弃置不食。唐本草拾遗有云:其毒入口烂舌,入腹烂肠,无药可解。宋梦溪笔谈及:吴人嗜河豚鱼,有遇毒者往往杀人,可为深戒。名李时珍云:其味虽珍美,修治失法,食之杀人。宋范石湖、梅尧臣诗文亦称:其味美而杀人,如莫邪入口;美则美矣,而饕死不足恤也。可见一般医家、学者,戒惕甚于慾誉。
推河豚之味美者,或始见于晋左思之吴都赋,中有云:其鱼状如蝌蚪,豫章之人,蒸煮而珍美有珠何须椟。宋陈传良止斋集曰:吁河豚柔滑其肌兮戴良纯,旨厥味也。孰鱼匪羞兮,而柔与甘人同味也。清人杨光辅所谓:命险一杯羹,生死眩其情,不惜西施乳下死者,即指冒险吃河豚事也。今人汪曾祺也以饕闻名,去世前曾感叹:六十年来餘一恨,不曾拼死吃河豚。其实,文人墨客中,敢于“第一个吃螃蟹”并自我庆幸的宗师,似要首推苏轼。东坡居士在扬州吃罢河豚,曾慨然兴叹:“值那一死”。其勇气诚可鉴也。
当然,令诸多吃河豚而未死还能自炫的勇士,乃至今日垂涎欲滴趋之若鹜的“吃货”们侍寝丫鬟,最应感谢的,倒是那些尝遍百草的大小药王,与去毒存美,烹治得法的古今庖厨。
当今曹妃甸水域之河豚,当属北方古种属之余绪。山海经.海内西经云:敦水出焉,东流注于雁门之水,其中多魳魳之鱼,食之杀人。所谓“雁门之水”,东北入阳门山,即后分桑干、永定,汇海河而入渤海者,今曹妃甸水域属之。所谓食之杀人的“魳魳之鱼”坎特雷拉,当即“腊头”“河豚”无疑。
据民间所传,唐太宗东征时,经渤海之滨,有曹妃者,献本地盛产嘉鱼海康保险,亲烹而进之,太宗大喜,引为至味。后曹妃薨,魏征恐劣庖治有不精,恐危及太宗,累罪厨人,力谏止献此味。逮至玄宗,复爱此美馔,共享杨妃,并赐及公卿。
有唐一代君臣所爱,令长安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者,不唯南有荔枝之甘,谅当北有河豚之美欤,抑或彼即遗脉至今曹妃甸“河豚王”之嘉种乎!盛唐好食河豚美味之风,亦已经古之高丽、东夷,渐及今之韩国、日本矣。
今人张爱玲曾叹人生三恨:一恨海棠无香;二恨鲥鱼多刺关佩琳,三恨红楼梦未完,不乏矫情之嫌。而宋儒梅尧臣、范石湖者流,惧怕河豚之毒而退避不敢尝试之恨戒,与张媛之叹,颇有异曲同工之类,应愧苏东坡冒死敢试之勇也。一干前人所缺乏者,不唯冒险之勇气森宽和,尤有对避险解毒科学常识之羞于下问者也。
今已悉知,凡河豚之毒,存于肝胆皮目精血卵器,剔头剖腔则无虞矣镍怎么读。古之良庖谅当宿谙此术,才得保彼勇食者之安危;更何况如今竟有曹妃甸“河豚王”——“东方红鳍豚”之养殖无毒良种,足令今人免虑离忧,尽可大快朵颐者哉!祈愿曹妃甸良种“河豚王”,借此盛世食众之口福,越发驰誉中外。

故为赞曰:
不到长城呼吸37,枉称好汉。不吃河豚,终身抱憾。
要尝河豚,请来此甸。曹甸豚王,放心上宴。
太宗东征,传享此馔。曹妃手烹,太宗盛赞。
玄宗偏爱,杨妃尤眷离家五百里。长安驿马,应时贡献。
公卿分胙,庶人企羡。嗜好河豚,华俗东渐。
冒险风髓,波及雅谚。河豚北里,古水今甸。
培育养殖,红鳍王范。肥美有加,无毒何惮?
四海来享,呼朋引伴。刘欣美陶醉朵颐,勿忘点赞。
河豚之都,当铭我甸。食精脍细,君子不厌。
(附注:鯸鲐,读如侯台;鰒蛽隋柯名,读如腹背)
作者 郑春雷
编辑 董倩
材料来源 曹妃甸报
曹妃甸报官微原创出品
欢迎微友分享
公号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聚派人才,标识本报二维码(二维码见下图)曹妃甸报官方微信平台欢迎您的关注报社投稿邮箱:baoshe999@126.com微信投稿邮箱:cfdbsdyh@163.com
长按二维码快速关注

Tags: